CBDC (央行数字货币) 在美国的角色

关键要点

  • 鲍威尔表示,CBDC 的开发是美联储的一项高度优先计划,因为他们考虑的是不会损害银行的框架体系
  • 美联储很可能通过推出 CBDC来实现端到端的监管,从而加强对美国货币体系的控制
  • 当数字美元最终推出时,它将不得不与其他与美元挂钩的私人数字货币竞争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上周向国会发表声明称,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正以慎之又慎的态度研究央行数字货币 (CBDC) 及其原生数字美元的课题。在数字美元的开发过程中,涉及到的技术基础设施网络错综复杂、宛如迷宫,这一直是这项巨大工程中的研究人员和利益相关者最关注的焦点。

对数字美元项目的彻底研究正在顺利进行;美联储已将其列为优先事项之首,但由于“重大的技术和政策问题”仍未得到解决,在向世界其他国家宣布数字美元推出的确认消息之前,还需要一段漫长的等待期。

鲍威尔最近发表的声明与之前更新的讲话态度类似;他的发言并没有透露美联储目前处于数字美元开发的哪个阶段。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美联储对 CBDC 的看法是什么?该机构将如何规划数字美元发布的进程?

美联储眼中的数字美元

自 2019 年下半年以来,发展 CBDC 的各种优势和目的已被广泛传播,从改善现有金融体系的低效率到提高或保持一国货币的实力,不一而足。

到目前为止,关于数字美元的用途和体系结构的细节寥寥无几。据国际清算银行 (BIS) 称,美国只是在探索其 CBDC “未来可能的能力”。然而,根据美联储提供的一个简明框架,通过比较假设的数字美元与国际公认的数字人民币,我们可以了解美联储应用数字美元的方式。

在鲍威尔发表声明后,美联储于 2 月 24 日发布了关于 CBDC 开发目标的联邦储备券 (FEDS Notes) 深度研究报告,从这一报告开始,数字美元将遵守美联储制定的现有相关规定:

“对美国来说,无论 CBDC 的具体目标是什么,它们都应该符合美联储的长期目标,即保证国家支付系统的安全和效率,以及货币和金融稳定。CBDC 的安排必须与这些目标保持一致,自 1913 年中央银行成立以来,这些目标一直指导着中央银行。”

有说法称,数字美元被定位为替代美国 M0 货币供应量,这包括目前经济中流通的所有实物货币。简而言之,它将以实物纸币或硬币的形式,以独特方式创造、发行和向公众分发,并且通常遵循现行的现金管理法律。来自 Trading Economics 的数据显示,2021 年 1 月美国不同货币供应类别的数据如下:

美国货币最近先前最高 最低单位
货币供应量 M05247900.005206600.005247900.0048362.00百万美元
货币供应量 M16750.906619.406750.90138.90十亿美元
货币供应量 M219395.3019186.9019395.30286.60十亿美元

自 2020 年 7 月以来,由于美联储实行了无限制的量化宽松政策,继续向市场注入更多的美元,M0 货币供应量一直处于稳步上升的趋势。从宏观视角来看 M2 货币供应量的增长,其 2021 年 1 月的同比增长率创下了超过25% 以上的新高,这是美联储史无前例的震撼记录。对比 M0/M2 比率,流通现金占比为 27.06%,占美国总货币供应量的四分之一以上。

美元的数字化可以让美联储对货币体系进行端到端的控制,取代印刷和销毁货币的方式,这可能会给经济带来更大的金融稳定性。这表明美联储对从商业银行和其他机构向公众分发的数字美元进行了全面监管,尤其是在美联储考虑结合当前和新型技术来促进这一金融机制的时候。

在这个层面上,数字美元与中国的数字人民币有相似之处。中国人民银行 (PBoC) 一直将数字人民币宣传为中国 M0 货币供应量的替代品。中国还面临着 M2 货币供应量不断膨胀的挑战。2020 年M2货币供应量超过 33.79 万亿美元 (约合 218 万亿元人民币),较2011 年增长了增长了 156.79%。这主要源于商业银行贷款的激增。预计数字人民币将有助于管理中国的债务市场,并在不久的将来促进更多美国国债的出售。

针对中国未来可能试图削弱和超越美元的行为,按理说,美国可能会采取类似的方式开发自己的 CBDC以进行报复。

尽管如此,在前进的道路上还是会面临障碍,包括与全面的 CBDC 替代品相关联的可扩展性、隐私性和互操性。抛开技术问题不谈,缺乏基础设施和全球接受度是数字美元取代美元成为卓越的全球储备货币的关键问题。

同中有异

在数字货币的世界,即将面世的数字美元与现有市场上大量的盯住美元的稳定货币相比有何特点?

将技术设计、用例、易用性和可获得性等因素排除在外,法定数字美元当然可以被视为比其他不受监管的替代数字货币高出一个档次。这些替代币包括 Tether 发行的 USDT 稳定币,甚至 Facebook 即将发行的 Diem 稳定币 (一年多来,由于监管机构的反对,Diem 进展缓慢)。

数字美元属于由国家中央货币当局发行的合法货币,不存在合法性确认问题。对比 USDT 和数字美元,陷入困境的 Tether花了 22 个月时间与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斗争。调查于 2021 年 2 月结束,Tether 公司被勒令支付 1850 万美元的罚款,并被禁止在纽约开展业务。

耐人寻味的是,鲍威尔关于重新审视 CBDC 的言论恰好是在 USDT 成功和解的消息之后发表的。一方面,作为全球基准稳定货币,USDT 的市值超过 349 亿美元,可能是数字美元最终发行后最大的竞争对手。另一方面,如果说 USDT 的和解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在监管方面存在妥协的空间,以确保稳定币和 CBDC之间的共存。

然而,当我们将受监管的数字货币 (如Circle 公司的USDC稳定币) 纳入考虑中时,这两种货币的界限就变得模糊不清了。那么,美联储将如何为采用 CBDC 提供理由呢?在这一点上,一切可归结为:

声誉与供应

由于熟悉和方便,个人对美联储和银行的信任可能超过对稳定币的信任,即使他们受到监管。稳定币的批评者经常强调供应问题,即私营公司无法保证其盯住美元的稳定币有实际的美元储备作为支持。关于这一点,Circle 公司在 2020 年 10 月的声明显示,USDC 的发行数量并没有超过该公司保管的美元数量,这就消除了人们对 USDC 稳定币实际价值的怀疑。因此,受监管的稳定币与美联储发行的 CBDC 处于同等地位。

偏好与功能

稳定币构成了纯加密货币世界和纯法币世界之间不可或缺的桥梁,对于希望涉足加密市场的交易老手和有抱负的交易新手来说,稳定币都是至关重要的。正因如此,持有 USDC 可能比持有数字美元更有价值,因为 USDC 可以很容易地兑换成加密货币。

现在预测美联储将如何决定加密货币的命运、及发行的数字美元的命运还为时过早,但有一点是肯定的:CBDC 和其他私人货币之间的争斗并不是一场非此即彼的赌博。在不同的时间点,两者会获得轮流采用,在此之前,我们只能等待美联储采取决定性的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