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投资者兴趣的增加,将重塑BTC市场的结构

关键要点

  • 在尝试统计约50%的BTC持有者时,我们发现机构投资者持有BTC的体量越来越多
  • 尽管东亚地区(中国大陆、香港地区、韩国、日本和台湾地区)的投资者在早期积极参与了加密生态系统,但他们在BTC所有权结构中的比例开始降低,这表明他们的相关性正在减弱
  • 传闻东亚地区的投资者由于在3月流动性紧缩期间提前退出,因此较少参与本轮牛市。

一项对比特币持有者进行的不完全分析发现,与普遍的观点相反,来自东亚以外地区投资者对看涨情绪不高,也不能反映该地区在全球行业中的地位。利用公开资料(包括但不限于公司披露、招股说明书信息、新闻报道、Twitter披露和链上数据),我们可以粗略统计出BTC总供应量50%的持有者,包括那些未开采或“丢失”的比特币。在此,我们将从基金、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交易所、托管人、高净值个人、政府、加密项目方等方面来分析BTC的持仓者。

虽然灰度主要通过灰度比特币信托基金(GBTC)持有比特币,但它也通过旗下的数字大额基金(Digital Large Cap Fund)持有一小部分BTC。鉴于缺乏赎回计划,灰度每年只能出售2%的BTC持有量以支付管理费,正如我们先前在这篇Bybit Insights文章中所解释的那样。

我们不仅计算银河数字公司自己账上的BTC,还将其BTC基金中的比特币持有量也计算在内。

在这里确定Bitmain的持有量有点棘手,因为最新的公开数据要追溯到2018年3月。有可能在2018年和2019年的困难时期,Bitmain在没有公开披露的情况下出售了部分比特币的持有量,但在这项工作中,我们将根据最新的可用数字来进行调研。

还有一种可能是,美国公司或大型个体实体在加密托管服务提供商Xapo那里持有其BTC,这可能意味着我们将一些数字翻倍了。但我们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新入场者很可能偏好美国托管机构,如Coinbase托管 – 一个独立于Coinbase交易所的实体。

微策略首席执行官Michael Saylor证实,在其公司购买价值4.25亿美元的BTC作为财务管理战略的一部分之前,他持有17,732枚BTC。就这篇报道而言,我们将Bitcoin.com的前首席执行官Roger Ver排除在此名单之外。尽管他曾经持有高达10万多枚BTC,但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他将大部分BTC兑换成了BCH和其他货币。因此,我们假设剩余的未披露金额可以忽略不计。

各国政府也持有相当份额的比特币,这些持有量通常来自没收用于犯罪活动的比特币。例如,保加利亚政府至少坐拥213,000枚比特币,这些比特币是在保加利亚执法部门逮捕了一批国际黑客后没收的。如果按照目前的价格出售,这笔钱足以偿还政府的大部分外债。同样,中国一些执法部门也从臭名昭著的Wotoken庞氏骗局中查获了价值4.25亿元人民币的非法所得,其中包括约3.1万枚比特币。

最近,美国政府没收了10亿美元的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这些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与2013年关闭的暗网市场“丝绸之路”上的非法毒品和商品销售有关。这是美国司法部历史上查获的最大一笔加密货币,在2015年“丝绸之路”创始人被处决后,此次查获终于让人们对这笔钱的去向有了些许宽慰。

在将加密项目和丢失的比特币考虑在内后,尽管存在限制因素,我们对BTC所有权的分析仍占总供应量的近49.3%。虽然这远非完美,但至少提供了一个坚实的基准。

此外,利用Chainalysis公司进行的地域研究,我们可明显看出,过去一年来,东亚市场的转入和转出价值一直在下降。

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出,在3月份的流动性紧缩之后,东亚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尽管如此,该地区强劲的挖矿活动还是促进了其在全球舞台上的领先地位。仅中国就控制了比特币总哈希率的65%。其在加密采矿业的霸主地位为全球加密市场提供了巨大的流动性提振。

然而,随着加密采矿业的成熟,中国政府正在实施更严格的监管,试图抑制比特币/加密货币是中心化货币的替代品的说法。在中国政府支持的货币DCEP(央行数字货币)推出期间,国家媒体喉舌特意将DCEP项目与加密货币区分开来。此外,中国政府最近关闭了许多比特币场外(OTC)销售管道,为矿工套现设置了障碍。

同时,自2019年12月以来,美国的主导权日益增加,从2019年12月的87%上升到2020年5月的历史高点92%,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机构投资者至少价值100万美元的资产转移所推动的。美国的确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他们进行的加密货币交易规模甚至超过了专业交易员。这些机构投资者对比特币表现出不同程度的青睐,这可能意味着他们最终将拥有更强的市场控制权。

结合Chainalysis公司研究的结果,我们提出了以下观点:

  1. 中心化交易所影响了BTC的大部分价格走势。交易所的BTC数量约占BTC总所有权的12%,但在某一年的交易中,交易所的BTC数量占BTC总交易量的41%。
  2. 基于上述分析,随着更多的比特币流向非中国交易所、BTC基金、公司和其他国家的高净值个人,中国投资者与比特币市场的相关性降低。
  3. 机构投资者和科技巨头如灰度、QBTC、Square、微策略(及其CEO)今年总共购买了超过28万枚BTC,我们认为这只是北美BTC总净流入的一部分。此外,尽管价格突然回调,但当前的牛市从PayPal及其竞争对手Square不断增加的需求中获得了动力。这两家在线支付巨头合计拥有近4亿活跃用户群,并吸纳了超过110%的新增BTC供应量。
  4. Chainalysis公司的统计数据展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比特币净流入北美的数量从3月中旬开始大幅增加,至少有20万枚比特币从其他地区净流入北美。

随着越来越多的BTC从亚洲流向北美,无疑可以推断美国投资者在加密领域的权重正在提高。整个2020年下半年,在长期零利率环境的背景下,寻求避险的机构投资者大量涌入。

另一方面,传闻中国许多投资者在3月份的流动性紧缩期间进行抛售,此后纷纷退出加密市场。中国投资者错过本轮牛市的原因,可能是因为降低了对加密货币的关注度。